爱朵酒水网

主页 > 黄酒 > >资本短暂追捧黄酒企业春天已至

资本短暂追捧黄酒企业春天已至

时间:2023-12-18浏览次数:

12月29日,北京商报记者发现,黄酒板块在经历14天的增长后,出现小幅回调。28日,三只黄酒股票均出现涨停。资本市场红火的背景下,销售终端却有些冷清。北京商报记者从天猫平台各品牌官方店了解到,古越龙山天猫旗舰店销量排名前十的产品,平均月销量仅为557单;会稽山天猫旗舰店销量排名前十的产品,平均月销量仅为332单;金枫酒业天猫旗舰店销量排名第一的产品,月销量仅为13单。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,由于白酒板块受到资本市场和券商的追捧力度大,在其他板块受世界经济格局不明朗的影响下,大部分资金将食品饮料以及酒水板块作为避风港,这就使得很多企业其实业绩并不是特别好,但股价却非常高。资本持续关注年初的疫情波及各行各业,资本市场也是大起大落。面对疫情的冲击,酒行业展现出了韧劲。白酒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合计实现营收亿元,净利润合计实现亿元。除白酒板块之外,黄酒板块也在持续增长。据Wind显示,截至12月29日收盘,黄酒板块指数为,日涨幅。从今年年初开盘的增长至今,黄酒板块指数涨幅高达。事实上,12月以来,酒类股保持领涨态势,其中黄酒板块表现尤为突出。12月4日-22日,在13个交易日中,黄酒板块持续增长。而从长期来看,黄酒版块资本市场受宠并非常态。据Wind显示,黄酒板块此前很长一段时间,黄酒指数维持在500点至600点。具体来看,古越龙山2018年-2019年股价收盘价分别为元/股、元/股;会稽山两年股价收盘价分别为元/股、元/股;金枫酒业股价收盘价分别为元/股、元/股。通过数据不难发现,与近期黄酒资本市场持续增长不同的是,此前黄酒资本市场并不理想。国内某券商分析指出,与前阵子疯涨的白酒股相比,黄酒和啤酒在整个酿酒板块中的绝对涨幅是稍稍落后的,因此有些补涨的味道。以前期股价暴涨的金徽酒为例,尽管经历了连续调整,但该股今年整体涨幅依然高达。相比之下,会稽山和古越龙山尽管连续出现涨停,但年度涨幅依然不过34%和。与头部白酒股仍有较大差距。业绩后劲不足与资本市场强势增长的表现不同,黄酒企业的业绩持续低迷。据黄酒企业三季报显示,古越龙山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亿元,同比下滑,净利润为万元,同比下滑。会稽山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亿元,同比下滑,净利润为万元,同比下滑。金枫酒业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亿元,同比下滑,净利润为万元,同比大幅下滑。通过数据不难发现,黄酒企业今年业绩均出现下滑。事实上,黄酒作为区域型酒类,近年来业绩并不乐观。北京商报记者查看黄酒历年财报数据了解到,古越龙山2018年、2019年营收分别为亿元、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亿元、亿元。会稽山营收分别为亿元、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亿元、亿元。金枫酒业营收分别为亿元、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万元、万元。通过数据不难发现,除会稽山外,其他两家黄酒企业业绩虽然有所增长,但增速相对较缓。会稽山更是出现营收、净利双下滑的局面。朱丹蓬表示,由于白酒板块受到资本市场和券商的追捧力度大,在其他板块受世界经济格局不明朗的影响下,大部分资金将食品饮料以及酒水板块作为避风港,这就使得很多企业其实业绩并不是特别好,但股价却非常高。调整产品结构业绩下滑,让黄酒企业试图通过布局高端市场,实现扭亏为盈。据黄酒年报显示,古越龙山2019年中高档黄酒实现营收亿元,同比增长;金枫酒业2019年黄酒营收亿元,同比增长。值得注意的是,古越龙山近年来陆续推出多款高档黄酒,包括千元以上国酿1959和定价在500-1000元的不上头系列。事实上,对于黄酒是否应该布局高端化,业内也有不同声音。朱丹蓬表示,黄酒未来应该向高端发展,但由于工艺相对较差,导致酒质很难提升。酒类专家晋育锋则表示,黄酒作为区域型酒类,品牌力相对较弱。作为佐餐酒,黄酒不适合定位高端市场,应该回归大众消费。黄酒作为典型的区域型酒类,由于成本相对较低,这就使得在江浙沪市场内有诸多小企业。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我国黄酒市场规模基本维持在150亿-200亿元左右,而规模化黄酒企业有115家,民间小酒厂数量更是庞大,在有限的区域内高度集中,也使得黄酒行业长期处在低价恶性竞争的环境中。值得关注的是,在江浙沪以外的市场,由于品牌力相对较弱,虽然持续发力全国化,但效果并不明显。黄酒市场缺乏消费培育,同时市场竞争和资源投入主要集中在江浙沪等核心消费区域。古越龙山方面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公司一直致力于坚持做强黄酒主业,致力于黄酒文化的传播推广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传播推广黄酒文化的同时,古越龙山也在不断寻求新出路。据了解,今年10月,绍兴女儿红推出金凤、红凤、雅品三款酱酒新品,来入局酱酒市场。绍兴女儿红由浙江古越龙山绍兴酒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。朱丹蓬表示,黄酒作为区域型酒类,想要在有限的空间内实现增长是不可能的。黄酒作为典型的区域型酒类,由于体量相对较小,利润相对较低,很难布局全国化。资本市场抢眼的表现,也只是阶段性受追捧,并不会是长期现象。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翟枫瑞